叁玖旅游网

主页 > 节庆风俗 > >对于广西的特色和文化你有哪些了解

对于广西的特色和文化你有哪些了解

时间:2023-12-06浏览次数:

广西语言文化众多

 

  同样在广西贺州,

  不用说邻村不同语,同乡难通话,

  就是一家人中也同时使用四五种方言,

  一人能讲四五种方言也是很平常的事,这简直就是传奇。

  处于南岭中段的贺州,历史上湘漓、潇贺等多条古道贯穿其中,是海上丝绸之路在岭南陆上的重要连接点,然而在以舟楫为主要交通工具的古代,古道南边的贺江作为交通要道,也曾经是帆影片片,号子阵阵,商旅骚客,戍边士卒,历代北方移民南下迁徙来此,带来了各自的方言,与在这块土地上原有的百越语言碰撞交融,逐步形成了种种新的方言。

  贺州汉瑶壮等多民族杂居,也使这里成为全国少有的多语言多方言地区,语言品种与形态精彩纷。

  在贺州只有1.18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竟然有三种少数民族语言,有分属六大汉语方言的各种土话与次方言近三十种,有方言博物馆之称,几乎是邻村不同语。

  新编《中国语言地图集》把全国汉语方言分为十大区,也就是十大种方言,贺州的汉语方言就有粤语、客家话、官话、湘语、闽语、土话等六种。按当地的名称,粤语又分白话、本地话、钟山话、梧州话、街话、六州声、开建话、怀集话、铺门话等,湘话有宝庆话、湖广话;客家话又分河婆声、河源声、长乐音等。其中数种处于濒危状态。还有壮语、勉语、标话等三种少数民族语言,此外有一些四不像的土话系属待定。

  粤语

  粤语是贺州这片土地上的最古老的语言明珠,有学者认为两广交界处的古广信地区是早期粤语的诞生地之一。古广信曾是岭南的中心,唐代以后岭南中心的东移,广州粤语更是成为了粤语的代表,而作为古广信腹地的贺州保留着当地自称为本地话、土白话、六州声、钟山话、梧州话、铺门话等各种形态的粤语次方言,他们与广州的现代粤语已经有不少的差别,但他们是古广信早期粤语的遗存,与早期粤语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

  梧州话

  在富川瑶族自治县一个自称为“梧州人”的平地瑶族族群讲的“梧州话”就是粤语次方言的一种,“梧州话”及相邻的钟山土话因为处于粤语的边界,受官话及湘南土话的影响已经有了浓重的土话色彩,以至于在不少语言学论著中已经把她划归平话,粤语在贺州次方言众多,表现形式多样。

  在历史更迭中,人们不难看出,不同民族在同一地区长期密切接触久了,极易发生“语言替换”,即相互接触中发生一种语言排挤或是替换了其他语言。如南北朝以后入主中原的鲜卑、契丹、女真等入主中原后,逐渐与汉族杂居,他们的语言都随着融入汉语而消失。。

  然而贺州本土为什么还能保持这么多种方言?并在方言没有文字记载的情况下,保持勃勃生机的活力的呢?

  贺州虽然语言与方言众多,但它们之间互不排斥,各语言与方言之间相互影响、相互融合、相互吸收、相互借鉴,和谐发展。

  语言方言间的相互影响与融合既是文化的融合,也是族群关系的融合。多彩的语言方言成为了维系贺州各民族、各族群和谐关系的重要纽带和桥梁。贺州方言中至今还保留有大量的古语词,这些古语词或者表现了古代人们的生产生活方式,或者继承了古代语言的表达形式,并成为研究古代语言的重要渠道。

  有专家认为,除了贺州独特地理位置外,还在于贺州是一个多民族、多族群生活的地区,虽长时间的生活在同一地区,但生活方式、文化习俗、思想信仰等有一定的差异性,作为本民族、本族群的语言尽管相互渗透、相互融合,但总体能保持传承维系,在浩瀚的历史长河中,南方相对于北方来说,局势相对稳定,人们安居乐业,和谐共处,也使各类方言得以在族群中脉脉相传。

  方言是民族之魂,是文化之根,

  是地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  她们像一颗颗珍珠散落在贺州大地,

  贺江、桂江等江河就像一条条彩链,

  串连着这些散落在古道上的语言珍珠。